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政策解读 > 幼教管理 > 要克服早期教育中急功近利的思想情绪

要克服早期教育中急功近利的思想情绪

来源:幼教365时间:2016-10-08 13:26:34

近些年来,人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早期教育,这是好现象。但并非所有的早期教育对孩子的成长发育都是有利的。科学的、适时的、全面的早期教育是有益的;不科学的、任意超前的、片面的早期教育不仅无益,而且还有害,这样还不如让孩子按照自己的天性自由地发展。当前,早期教育的实施过程中,起主导作用的是急功近利的思想。主要表现有二:一是盲目地实施超前教育和智力开发;二是片面性严重,只进行“一半的教育”。

一、早熟的果实既不丰满也不甜美

当前,在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有一种倾向,即在“早出人才、快出人才”的指导思想驱使下,认为教育和智力开发“越超前越好”。一些商家也迎合教师和家长的不正常心态,乘机推波助澜,鼓吹“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的言论。

于是,在早期育中就出现了任意超越儿童年龄发展阶段的“超前教育”“超早期智力开发”的现象。比如,孩子刚刚学会说话,就教其背唐诗、学外语;在孩子两三岁时就教孩子认字、算算术,四五岁时就把小学的算术、语文课本拿来教其“攻读”;有的人甚至主张把小学要解决的问题提前到3岁,比如0岁识字,3岁扫盲”,等等。

儿童从0 岁到6岁之间,是其身心发展相当迅速的时期。但要促使其发展,是有条件的。按照美国著名儿童心理学家格塞尔的思想,支配儿童心理发展的因素有两个,一个是“成熟”,一个是“学习”。在两者之中,他则更倾向于“成熟”。

格塞尔认为,儿童心理发展是儿童行为或心理形式在环境的影响下,按照一定顺序出现的过程。这个顺序与“成熟”的关系较大。他有一个很著名的“双生子爬梯”的实验。在这个实验中,其中一个双生子从出生后48 周起,每天做10 分钟的爬梯训练,连续6 周;到第52周时,该双生子已经能熟练地爬上5 级楼梯。另一个双生子则是从53周才开始进行爬梯训练。然而,两周以后,第二个双生子在不需要旁人帮助的情况下,就可以爬到楼梯顶端了。

由此,格塞尔得出的结论是,不“成熟”就无从产生“学习”,而“学习”只是对“成熟”起一种促进作用。该实验表明,儿童的成长是受生理和心理成熟机制制约的,人为地任意提前训练,效果不见得更好。不仅没有必要,还会给儿童在生理和心理上造成负担,弄不好还可能影响儿童对学习的兴趣,甚至产生逆反心理。

有的老师和家长对学龄前儿童进行超前教育和训练,其出发点是希望孩子将来在进入小学以后,学习起点比别人高,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有优势。提前进行教育和训练,使孩子“捷足先登”,可能会在一定的时间内占有一些优势,但由于这种优势完全是靠人为的力量获得的,不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,不见得就能一直保持下去。

美国北卡罗米纳大学做过这样一个实验:把175 个孩子分成两组,一组由父母按照一般条件进行教养;另一组则从3个月开始,就提前对其进行早期教育。之后,每15 个月测验一次。结果发现,接受超前教育和训练的孩子的智商平均高出15点。然而,有些拥有这种优势的儿童,在进入小学四年级之后,就逐渐地丧失了这种优势;而接受父母循序渐进教养的孩子,通常都赶了上来。

上述两个实验告诉我们,任意进行超前教育和训练,不见得是一件有益的事。进行超前教育和训练的人,自认为这样就一定会“早出人才”,出高水平的人才。但这仅仅是一种良好的愿望,是一种推测而已,实际上并没有得到科学证实。

前苏联著名心理学家列伊捷斯说过:“儿童超过自己年龄的发展,对于判断其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不能提供可靠的依据;也不排除缺少早期发展,后来却发生跃进的可能性。”许多事实都已证明了这一点。

学龄前阶段是儿童身心发展的关键期,放任自流,任其自由发展,不进行必要的培养教育,那也是不好的。应当及时进行培养教育和训练,但不能任意超前。太随意、太超前了,从近期的效果看,是令人振奋的。但最终的结果,不见得也同样令人满意。

法国思想家、教育家卢梭曾经说过:“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,就要像儿童的样子。如果我们打乱这个次序,就会造成一些果实早熟,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,而且很快就会腐烂。就是说,我们将造成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。”

二、不能只进行“一半的教育”

在儿童早期教育和智力开发的过程中,存在的第二种倾向就是片面性,就是只进行“一半的教育”。所谓“一半”就是不完整、不全面,“攻其一点,不及其余”“单打一”。具体表现是:重视智育,轻视德育;重视知识学习,轻视能力培养;重视书本知识,轻视生活常识;重视特长培养,轻视全面发展;等等。

如果对孩子在某一个方面进行专门的训练,可能会收到一些“立竿见影”的效果;但是,那是片面的发展,只会破坏儿童本身的和谐发展。儿童作为一个完整的人,他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发展课题。人为地“一厢情愿”地加速或特别强化某个方面的发展进程,对心理发展水平和能力还很有限的学龄前儿童来说,只能是以牺牲、丧失或抑制他们其他方面的发展为代价,这是得不偿失的。从儿童一生的发展来看,肯定是有害的。

我们应当明白,人的各方面的素质不是孤立的,不是相互隔离的,而是互相联系、互相影响、互相制约、互相促进、相辅相成的。单独地发展某一个方面,是畸形、不和谐的发展,只有各方面的素质协同发展,才能获得长足发展,充分发展。

前些年,我国杭州大学和日本大阪教育大学、筑波大学,联合进行的中日两国幼儿“认知能力”比较研究,对中国和日本的3 岁至7 岁儿童的认知能力测查结果表明:在共18 类指标中,中国儿童分辨数的概念、分类、时间、序列等能力,都比日本孩子强;而在运动、组合、容积、空间转换等方面,日本孩子则要强一些。

我们知道,人的左右大脑有所分工。一般来说,左大脑分管推理、语言、数字等抽象思维,右大脑则分管形体、空间、画面、想象等形象思维。左右大脑均衡发展,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协调发展,才能使人的智力得到充分的开发与应用。这次测查结果,充分暴露出当前我国对儿童进行的早期教育中存在的误区。

对幼儿过早地进行以数字、文字为主的所谓“早期教育”,而不注重培养幼儿的空间转换、形体感知、想象力和创造力,结果使其左脑的智力发展比右脑发展超前,从而影响了儿童大脑的左右均衡、协调发展,具体表现为孩子的逻辑分析能力较强,而想象能力和动手能力较弱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并非偶然,而是有其历史根源的。在中国,自古以来,人们对一个孩子是否聪明的评价标准,往往是看其认字早晚,认字多少,会不会数数,会不会算算数,等等。把在学龄前就能“熟背唐诗三百首”“会加减乘除”的儿童,看作是“神童”。许多教师和家长都认为,孩子只有学习认字、读书、算算数才是“正经事”,而完全否定了儿童最正当的“游戏”、玩耍的价值。

近些年来,有些人为了迎合某些幼儿教师和父母的这种心理,推出了许多以认字、算算数为主要内容的所谓的“神童培养方案”,把这种倾向推向了极端,致使许多孩子对数字和汉字的认识,远远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;却严重忽视了对幼儿画图、动手能力的培养,使中国儿童的动手等能力远远低于其他国家的同龄儿童。这种状况如果不及时纠正,将有可能导致幼儿左右脑智力的畸形发展,大大限制孩子整体智力的发展水平。

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据中国教育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对中国儿童的联合调查表明,幼儿对数的概念接受多了,往往较难适应以后正规的教学程序。许多“神童”上学以后成绩并不突出,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

三、要克服急功近利的思想情绪

儿童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。人才的成长,并非一蹴而就。早期教育和早期智力开发是重要的,但不能任意夸大它的作用。不充分估计它的地位和作用,会使人们忽视、错过发展的良机;但任意夸大,走向另外一个极端,往往会出现“强人所难”的训练和“掠夺性”的智力开发。

有这样一个成语——“杀鸡取卵”,比喻只贪图眼前的好处而不顾,甚至损害长远利益。现实生活中,这种蠢事,人们一般是不会去做的。但是,在孩子的教育上,却有不少类似的急功近利的现象。这是有害无益的,必须加以纠正。

幼儿园教师和父母有责任,有义务创造条件,促使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;但同时也有责任,有义务呵护他们的童心、童趣,保留他们“固有的东西”,遵循他们成长的自然需求,让幼儿能够在自由自在的玩耍中成长,在无忧无虑的生活中谋求自身的和谐发展。而不是“自作聪明”地、“一意孤行”地做“拔苗助长”的蠢事。

一个人成才,是一个相当长的发展过程,任何一个年龄阶段的培养教育和训练都是重要的,但也不能无论哪方面的教育和训练都要抢乘早期教育这个“头班车”。现在,国际教育理论界达成的共识是,人从出生到65 岁之间,都是发展智力的有效时机。当今世界,人们越来越推崇终身教育、终身学习,而不是“早期教育决定论”。

一个人成才,也是受多种因素制约的,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,不是某“一个”因素决定的。哪一个阶段都不容忽视,哪一个方面素质的发展也都不能忽视,都不能偏废,应当持续不断地全面地进行培养教育和训练。只有这样,孩子才有发展的后劲。


收藏